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我不是后卿某李人最新章节阅读-我不是后卿艾爱李晓飞小说目录

2020-09-13 11:05:09
我不是后卿第八章 凭空意物

我听到这句话更是大吃一惊,连忙向后跳开叫道:你…你说你是史纲公司的董事长?!

哎,你怎么死了?!

不对啊,你到底是谁?!

史长江听到我这话全身颤在地上打了个滚站起来,他这颤竟成了一个完整的人型。

竟然和前几天看见的风流史老板一模一样。

那么之前我和孙天猜测对了,但是这个和那个哪个真哪个假,该怎么去判断??

莫非还让我来个真假史长江?!

这时候我听见身后有点动静,我回头一看老李跑了,这可不是好兆头!

本来找到他就不容易,在让他跑喽,那可不是更不好找了!

但是我很奇怪史长江的事儿,然后回头假装非常严肃的问道:如果你是真的,那现在在史纲公司董事长办公室坐着的是谁?!

史长江的声音很低沉:我要知道就不用死了,少废话!

说完这蠢鬼趁我正在思考竟然向我扑来,看样子是想活生生的把我给撕碎。看来他刚才求饶的事情全都忘了。

你妹的,想魂飞魄散是不是!我成全你!

我刚躲开那蠢鬼的攻击,想掏出符纸去打他。

突然一个木球飞了过来,只听见孙天的声在远处发了出来。

收!

孙天和艾爱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就这样蠢鬼就被收进了木球里面。

孙天低着身子双手扶着门框说道:终于找到了~果然史老板这事情有蹊跷!

我点了点头急忙的说道:现在不管蹊跷不蹊跷,主要把老李找到!

说完我走过去抢过艾爱手中的鸡,拧开瓶盖血狼吞虎咽的喝了起来,末了我还舔了舔瓶口。

唉呀妈呀!

孙天看的惊呼一声吓的没喘上来气,竟然打起了嗝。一脸的惊恐,拍着艾爱的肩膀指着我。

我不自主的也打了一个嗝,但是并不是吓出来的,而是喝饱了打出来的。

我感觉牙齿突然疼了一下,然后两颗尖尖的牙齿从嘴巴里伸了出来,我用舌头舔了舔牙看着他。

怎么了!我瞪着他叫道。

孙天强忍着恐惧一脸懵逼的指着我说道:厉害了我的哥,你是!你是僵僵…僵!

下一个字还没说出来就吓的连爬带滚的跑了,还吓的嗷嗷叫着。引来不少工作人员出来来查看情况。

喂,走廊里不行大吼大叫。

艾爱一脸的悲伤回答道:叔叔,你体谅一下。刚才我那个朋友太伤心了,脑袋里突然出幻觉了。

工作人员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道:不好意思,节哀顺变。

话音一落,出来的那几名工作人员又走开了。

我看着艾爱指着孙天跑的方向摆了摆手,意思让艾爱给孙天解释一下。

艾爱懂了我的意思深深吸了一口气,表情显得无奈的摊了摊双手。

我嗅了嗅嗅到了老李魂魄的气息,随着老李的气息寻找老李。

找着找着我寻到了火化部门,我刚要进去一个老头走了出来,直接推了我一下指着非工作人员禁止入内看着我。

嗯?!谁家的小孩子呀?!不知道非工作人员禁止入内吗!家属上玻璃窗户后面观看!!!

我飞快的捂着嘴说:哦哦,这里太大了,走着走着就到这里了。

说完我就原路返回,我边走边在兜里找引魂符,因为这引魂符只能引至亲之魂。

心理默念:天地无极万物有根,至亲之魂随我心动。李长白~李长白~你儿子李晓飞来寻你,速速现身!

念完我飞快的吃了符纸,而后又嗅了嗅空气中的味道寻找着。

老头挠着头还小声的嘟囔了一句:这小孩这么眼熟啊!

话音刚落老李慢悠悠的从火化部走了出来,跟在我后面随着我的脚步走着。

我时不时的回头看一眼,老李一直在我身后跟着。生怕老李跟丢了!

艾爱突然跑了出来把老李的魂魄收进了木头球里,我笑着竖起了大拇指,渐渐的我的獠牙也消失了。

而孙天吓的全身冷汗战战兢兢站在离我十米处,手里还拿着符但是不敢过来。

啊!我假装往前冲,吓一下他。

没想到他吓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手里拿着一张符纸叫道:啊,啊!你别过来奥!你别过来!

我一脸的和蔼可亲的模样摆着手说道:你不用怕我,刚才和你开玩笑呢,我也不搞事情!来!你过来~

孙天看我没有兽性大发,从地上爬起来打着哈哈走过来了。

虽然是笑着,但是全身在不停的颤抖边走边说:呵呵,艾爱都跟我说了。厉害了我的哥!厉害了我的哥!

得,这哥们吓的已经语无伦次了。

然后他又一脸的自信接着说道:我是干啥的能害怕吗!只是有个接受过程么!怪不得你老要我的血,原来是要口粮啊!

没错!是的!

说完我张开嘴假装要咬他,他再次吓的屁滚尿流跑掉了,一只鞋落在了原地。我和艾爱无奈的笑了笑捡起鞋去追孙天。

最后,艾爱去帮我给老李还魂魄,而我和孙天去找艾尔良问问这真假史长江的事情怎么办。

孙天一脸的疑惑问道:师父,这事情不简单啊!

艾尔良轻轻的喝了一口茶眉毛轻挑笑道:怎么个不简单法?!

孙天捋了捋思绪继续说道:我们降服了黄皮子,从它的嘴里得知了史老板是邪神转世。

艾尔良眉头一皱把手机的茶放下说道:哦?邪神转世…

我点了点头接着孙天的话说道:正好!我们回来的时候,我妈告诉我我爸生病晕倒了。然后我过去一看竟然是鬼附体,随着线索就发现了另一个史长江。

孙天在衣服口袋里掏了掏拿出之前的小木球放在了茶几上,然后看着艾尔良。

被我封印在木球里了!

艾尔良看着木球又喝了一口茶,笑了笑道:那你们打算怎么办?!

额…这一下还真把我给问住了。

孙天义愤填膺的说道:惩奸除恶,找到真相!

哈哈,就你俩?!艾尔良突然笑了起来。

我皱着眉头一脸不解道:就我俩怎么了?!

艾尔良点燃一根烟眯着眼睛看着我俩道:你们啊,费了很大的力气还用了半个月的零花钱来买材料,到头来你们想干掉自己的金主。难道你们就没考虑一下,和钱有仇,还是你俩不差钱?!

一句话惊醒梦中人,我们钱还没收呢。如果真打草惊蛇的话,我们的百万富翁能就破碎了。

我挠了挠头尴尬的笑道:是啊,是啊!

但是孙天就没有这觉悟,紧皱眉头连忙叫道:那,那!那可是不止一条人命的事情啊!

我拍了拍孙天的后背说道:钱没到手着毛急!等钱到我们手里了,我们在搞清楚。何乐而不为!!

艾尔良笑不做声,然后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既然这样了那没有其他办法,只好等钱到手了在来个打破砂锅。

于是我跟孙天回了我家,我把鬼放了出来,没想到它非常的老实。孙天涂上牛眼泪点了一根引心香,孙天看着史长江一句话说不出来。

我看着蠢鬼问道:处于尊重,叫你一声史老板!你的冤情可以说出来看看我能帮你解决不。

史长江一脸诧异的问道:从何说起?!

孙天拖着下巴想了想说道:生前3月说。

史长江点了点头向我们叙述了一切,长话短说事情是这样的…

第一个月他那公司马上面临破产,但是一个很年青的风水先生在他破产前突然出现在他公司门前。

向他指点好风水让他静观其变,但是没想到这风水先生来的时候就给他看好了风水,甚至还改了风水。

而后投资者快近百人,个个都是上亿的项目。还有个大老板出了好几个亿!

这一下子救回了公司,而且还有了数不清的钱。

他好吃好喝的供着风水先生,让风水先生多留几日。

可是呢,好日子刚来没多久,很多工人罢工了。说什么挖着不干净的东西了,但没超过一周风水先生又找来一批工人在次开工。

那些不干净的东西也让风水先生和史老板的妻子处理了,但没想到他根本没有日子享福,直接变成了鬼!

孙天摇了摇头很不明白问道:为什么让你的媳妇和风水先生处理?!

史长江回答:我的妻子是兽医,而且是风水先生主动提出让我妻子拿过来研究。

怪不得黄皮子要报复他呢,真都做实验了。太狠心了。但是两个老板说的事情大有相同之处。

时间相差慎远。以现在的情况谁的都不能相信,只能当故事听听罢了。

我思考了半天点头道:你说我能相信你吗,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史长江无奈的笑了两声,眼中带着悲伤道:信不信由你们,你们问的我回答了。要想让我魂飞魄散求你们来个痛快的!

得,这会儿又大义凛然了。刚才攻击我和祸害老李的时候想啥了。

我刚想说话孙天不知在那弄出一个烟斗出来,叼着像个大侦探似得说了一句。

那我们现在就去史纲公司,要钱去。在探探那个史老板,搞点事情!!

史长江点了点头说:如果,你们真的帮我解决了,我给你们1个亿!真给你们1个亿。未了还强调一下。

孙天一下愣住了,一张嘴烟斗摔在了地上。半晌才反应过来说道::呵呵,你在逗我们么!你个穷死鬼有钱?!

为了证明我就是真正的史长江,我豁出去了!反正人的钱我也花不了了,只求你们得到钱之后给我一家烧点纸钱。

呦呵,那么你说在哪了!?孙天眼睛一亮。

史长江自顾自的说了起来,卡在我家别墅2号楼地下室保险箱里,保险箱密码是089,卡的密码6个7。

你们不用担心,会被别人拿走。因为2号楼里的保险箱没人知道。

谁知道这史长江说的是真是假,既然他都这么说了那帮忙必须要帮到底。真有1亿我这半辈子都不用愁了!

孙天点了点头而后捡起烟斗向史长江抡去。史长江变成了一缕清烟飞进了烟斗,孙天从兜里捏出一点朱砂放进了烟斗里。

嘿嘿,没想到我的烟斗是檀木的。

我抢过烟斗看了看,那我们先去会会史纲公司里的史长江!

嗯!孙天二话没说连忙点头。

于是乎我俩走出了我家,打车去了史纲公司。

我俩刚到,那俩保安客客气气的迎接我们。那俩保安就是孙子样,不过很快他们就会没有工作,史纲公司马上就会被查封。

因为这里的风水已经变质了,现在这里是超级阴重煞之地。黑色的煞气早已经冲上天和白云肩并肩!

而且我估计这个大楼里史长江很能败霍,破产是注定了。

我和孙天气质昂昂的走进了史纲公司,在次进入了那个史老板的办公室。

还TM地和以前一样,怎么敲也不开门。里面还传出不正当的声音,嗯啊嗯啊的听的人心里一阵发毛。

非常让人生气,为啥总是在这里那啥。我笑了一下与孙天对视了一下,意思我俩一起给他们加点情节。

三!二一!一!踹!

门让我俩给硬生生的踹了下来,还是那个女的不过衣冠不整的摔在了地上。这下尴尬了,不过真和我们的意,毕竟是来搞事情的。

孙天假装害羞尴尬的说:真不好意思啊,太着急了!打搅你们了。这门得换个质量好又隔音的!

那史老板又惊又喜笑道:啊,啊,是两位小先生呀!,我还以为仇家上门了呢。没事,就一个破门,我得换得换。

我眯着眼睛说道:唉~我俩就为你办事午饭都没吃…

孙天也笑了一下:可不是吗,那黄皮子忒难整了。

史老板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站了起来提上裤子,我竟然发现他的内裤和孙天同款。

这让我哭笑不得。孙天也发现了这个情况,不由之主的提了提裤子。

要不我们去楼下的酒店边吃边聊。史老板看着我们俩客客气气的说道。

这一提饭我俩的餐铃想了,我拍着肚子说道:好啊,好啊。

哼,讨厌!

史老板给那女秘书递了个眼神,之后女人哼了一声扭着大屁股气吁吁的走了。

之后我们俩和史老板去了楼下,准五星的酒店。什么龙虾鲍鱼的我们点了个遍,我们的目的就是让这老板生气,但是他并没生气反而还很高兴。

孙天夹了一个鲍鱼吃着:那两百万…

还没有说完史老板笑着和我们说道:你们不知道吗,钱已经打在你们师父账户上了。

孙天听叫这话差点喷了,喝了一口水道:不知道啊!!

史老板笑道:没关系,没关系,这顿饭随便吃!我请我请!

我开玩笑的说道:不你史老板请,难道让我们AA嘛!

孙天喝了一口红酒叹了口气道:唉,我今天看见一个乞丐让搅拌车差点撞到。

厉害了我哥,这小子竟然拿我举例子。,还把我说成了乞丐。不过,史老板听到撞乞丐的事情之后全身一颤,差点没把刚喝的酒吐给吐出来。

我故意咬文嚼字儿道:这个命硬!不过…那个去火葬场的就没这么幸运喽。

嗯嗯!孙天点了点头嗯了两声。

我俩像对话又像自言自语,但是就是给史老板听的。句句戳到他心窝里去,看看他生气后的真面目。

史老板眯着眼睛笑道:不幸运?!这是得怎么个不幸运?!

是啊,那叫一个惨哪!肠子都出来了,你说幸运么!孙天看着史老板叹气。

史老板听见孙天脸一黑紧邹眉头愣了片刻,我走过去拍了史老板肩膀问道:史老板,怎么的了!?

史老板又喝了一口酒摇了摇头道:没事,没事!吃吧,要不菜凉了。

我和孙天对视了一下,然后回到位置上又开始吃了起来,不过我吃多了没事,可是孙天吃多了会…

吃到一半我用胳膊肘撞了孙天一下,一脸关心的叫道:你少吃点,别胆固醇过高!在嗝屁了!我可不想亲自送你去殡仪馆!

孙天放下刚要放进嘴里的龙虾点了点头,然后用餐巾擦了擦嘴说道:也是!也是!我吃饱啦!

史老板依然云淡风轻的看着我们道:呵呵,吃完了,该说说你们是怎么降服黄皮子的!

我点了点头说道:一张符撂倒了,哈哈!

史老板眉头紧邹小声的嘟囔,孙天肯定听不见,但是我肯定听的见!

不可能啊,我斗了那么时间都不行,俩乳臭未干的小孩解决了?!

哈哈,小声嘟囔什么呢啊。史老板看你没吃多点啊,你怎么不吃啊孙天还是没忍住吃了一口乳猪肉边喷边道。

史老板拿起筷子夹起面前的青菜吃了一口道:你吃,你吃,不用管我。

妹的,那乞丐死的忒恶心了,死完还说他是长江!孙天喝了一口酒。

史老板刚要喝酒手一抖酒都洒在了身上,我拿着餐巾给他。

呵呵~呵呵~呵呵~

他擦了擦竟然开始呵呵的笑了起来,我和孙天也吓了一跳。他径直的站了起来,我俩看着他低着头不说话。

史老板道:吃饱了,钱我早付完了。你们先吃,我还有点事情需要处理先走了!

哦哦,我们也吃饱了,应该打包,要不长江没的吃喽!孙天话里带刺。

看着史老板双拳紧握,接下来什么都没说转身就要走了。

我非常镇定的看着他,突然嘴巴又身不由己的来了一句:应该找个地方解释一下吧,你连黄皮子都打不过,也不是能上的台面的东西。劝你不要胡作非为!

我也不在意这身不由己的时候了,因为我这身体已经很多次不受控制,已经对这个老头神出鬼没习惯了。

呵呵,好啊…史老板一边笑着一边走出了包间。

服务员打包孙天看史老板走了大叫了一声。

我们把这五星级的菜拿回了医院,知道老李吃不了但是老妈可以啊。

邻床的病友和家属们看我俩拿来这多的好东西,从另类的眼光变成了羡慕,可惜这都是高血压心脏病患者吃不了呀!

送完东西,我和孙天气吁吁的要去找这个骗人的师父。这两百万让艾尔良神不知鬼不觉的收了,他连个电话都不打。

可是没等我们去呢,一个年龄和我们相仿的男人在病房门口叫我们,我嗅了嗅跟史老板的味道一样,因为也有那女人身上的香水味道。

不用做过多的解释,这货绝对是刚才吃饭时候的史长江。

我给孙天和正跟我妈说话的艾爱各递一个眼神,我们细看着那个人。

细眉独眼发型和史老板一样,身材但有所不同。他非常消瘦,而史老板非常的胖。

我和孙天笑着和这人走了出去,那人还来个自我介绍。

他叫闫朕,20岁,风水道士。

他说真正的史老板不是他害的,那是谁信啊。

不是你害的为什么用人家的身体,我们没有理由去相信他。

而是决定在城北的山林中斗一斗!

刚找到一块空地,孙天突然掏出一把小刀说道:斗法忒没意思了,看大神!

说完竟然他把自己的手扎个大口,飞快的捂住我的嘴道:喝!

我靠,真要来狠点的办法制他吗,我要出手肯定秒杀他,杀人是犯法的啊。

没办法,我贪婪的吸食着孙天的血。闫朕见此景吓了一跳,眼神带着惊恐后退了几步拿出照妖镜。

天灵灵地灵灵,土地爷爷快显灵!阿弥陀佛,阿门~阿里额了了了走你~

他口里念着佛不佛道不道的咒语,之后向我的方向照过来。

嘿嘿

我笑了几声竟然一把把孙天推了个跟头。

哎呦!孙天叫了一声不敢起来了,肯定是怕我把他误伤了。

我突然灵光一闪,试试我的技能凭空意物。瞬间我的双手发出七彩刺眼的光芒,剑!剑!贱!

我勒个去,我想的是剑不是贱呐!本来想着我能变出一把剑砍死对面的独眼。

没想到变出一面小镜。上面还写着,瞅瞅你个损色(sai)!避免太人性化了吧,还瞅瞅你个损色…厉害了我的哥。

去你妹的吧。瞅瞅那独眼的损色吧!说话的同时直接把镜子向闫朕的脑袋丢去。

闫朕一缩脖子躲过了过去,哼哼的笑道:哼哼,雕虫小技,那有僵尸会是道士!原来如此……

哎呦,竟然瞧不起我是吧。今天我就让你后悔!

他拿着个假的照妖镜看着我话还没说完,我一个健步上前轻轻的一跳抬起左腿,用膝盖顶向他的头,他一个躲闪不急让我撞了一个跟头。

一般人只要让这一撞早就得成植物人,但是他却爬了起来拿着照妖镜向我拍来。

没等镜子照过来,我直接一个右勾拳向他的左腋下打去,左手迅速的抓住他的右手关节。

迅速收回右手,然后右手又如同铁锤一般又砸在他的脸上。左手像铁钳一般用力捏了一下,一用力给他甩飞了出去。

这回我哼笑道:哼哼,自不量力!

我不给他喘息的机会,瞬息之间来到他的身旁,迅速的单飞右脚,一下又给他踢出了好几米。

孙天见状不好,趴起来连忙拉住我不让我在打了。

孙天急忙说:够了,在打出人命了!

可是就在这一瞬间那小子竟然跑了,还没到2分钟就让我打跑了剑都没用呢。要不然,照照你那损色!!

嗷…

我仰天嗷了一声,我和孙天下了山找了一个诊所给他包扎了一下。

可是问题来了,我平常的时候没有多少能力,顶多力气大跑的快。

一吸血诸多的技能就体现出来了,最明显的是反应特别快。而且都能意念出东西来了,难道这就是老头给我的能力?!

但是史长江这事就够好玩的了,不管怎样这件繁琐的事情我管定了。


培训机构如何运营 https://www.xiaobaoonline.com/academy
趣儿生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