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音乐资讯 >

静语茹嫣玉心香 访青年古筝演奏家荆静茹

2021-02-23 09:33:11
荆静茹,青年古筝演奏家。出生于河南省郑州市。自幼聪慧,8岁开始习筝,师从于河南省古筝演奏家唐洪伏先生。2003年考入西安音乐学院民乐系古筝表演专业师从于雷华先生。2005年被著名古筝演奏家、教育家、中央音乐学院教授李萌先生收为弟子,并于2008年考入中央音乐学院民乐系古筝演奏专业,攻读文学硕士。在校期间曾担任第九届研究生会生活部部长、班长等职务,并多次被评为“优秀学生干部”。 2001年获全国艺术新人选拔大赛铜奖; 2004年3月,参与雷华古筝教学成果音乐会,参演《花逐轻舟》; 2007年5月26号,在西安音乐学院成功举办《枫桥夜泊》荆静茹古筝独奏音乐会; 2007年6月,获得西安音乐学院“优秀毕业生”称号; 2011年4月,成功举办《弦思•筝》荆静茹古筝独奏音乐会,并于同年6月出版《弦思•筝》古筝演奏专辑; 同年7月参与录制《葵藿》多声弦制古筝演奏专辑; 研究生期间,在专业学术研究方面,学术论文《论多声弦制古筝的发展以及演奏特点——以几首现代筝曲为例》,针对于多声弦制古筝发展以及演奏特性、优势的做了具体研究。 :在您的艺术简历中我们获悉,您自小便十分聪慧,那么这种聪慧的性格是如何体现在您小时候的生活与学习中的?您觉得这样的性格是否继承了爸爸妈妈的优点呢?我们很想知道,您从小在学习古筝乐器的时候,聪慧的性格也使得您克服了一些自己在理解与领悟中的困难吧?您认为什么样的性格适合学习乐器呢?很多家长都认为自己的孩子在学习乐器中总是“不开窍儿”,您是如何看待“不开窍儿”的问题呢?您认为怎样才能使学习乐器的孩子“开窍儿”? 荆静茹:其实,“聪慧”这个评价只是我的启蒙老师对我儿时学琴经历的一种肯定与鼓励。在童年学艺的过程中,相比于班上的其他孩子,我的理解与接受能力都比较强,很短的时间内就能领会与掌握所老师所教授的课程,老师为了勉励我,常常夸奖我“聪慧”,而在我自己看来呢,我就是有点小聪明,还称不上聪慧。 我这样的性格主要是继承了我母亲的优点,因为母亲是一名教育工作者,所以从小她就非常重视我各个方面的培养,包括文化、音乐等,希望我能够全面地发展。而在她的教导下也让我养成了一些良好的习惯,比如说脚踏实地、持之以恒。我想,这也是我能从小学习古筝一直坚持到现在的重要原因。 对于小孩子来说,在学习乐器方面,我觉得还谈不上理解与领悟的问题。因为孩子的理解能力与领悟能力一般来说都是十分有限的,他们只有在深入了解所学习的乐器,或是积累了足够的演奏经验后,才能懂得如何去理解作品所要表达的感情,领悟其中的深意。其实,许多的孩子在学习乐器的时候,都是在老师的引导下,凭借自己的想象力,依靠模仿才得以深入理解学习的。 关于家长认为自己的孩子在学习乐器中的“不开窍儿”,实际上我觉得不是“不开窍儿”,而是不用心,我觉得孩子只要用心去学,都是能学好的。除此之外,学习乐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特别是不像家长想象的那样容易,孩子学习乐器是需要家长在一旁给予一定的辅助,因为小孩子缺乏自控能力,很容易练几遍后就把乐器扔在一旁不练了,这个时候就需要家长在一旁教导、告诉孩子要坚持,有一分付出才会有一分收获。所以说,没有所谓的“不开窍儿”,而是孩子用不用心,家长肯不肯督促。当然,我不否认一部分的孩子确实很有天赋,但是在乐器学习的初期打基础的阶段,这绝对是一个基本功与付出的问题。 华音:在本次专访的过程中,笔者采访了许多年轻有为且专业优秀突出的音乐学院在读或刚刚毕业的古筝专业演奏者,在谈到如何接触并喜爱上古筝的原因,她们大多都来自于第一次触碰古筝乐器时,被古筝潺潺流水般的美妙音色所打动,因此才开始决定学习,您也是这样的吗?有的乐器相较于古筝来讲,可以说并不容易初次便让人一见钟情,那么假设您作为一名琴行的老板,应当如何去推广其它民族乐器呢?在推广的层度上,您觉得最应当抓住这些对民族音乐、民族器乐抱有兴趣人们的什么心理呢? 荆静茹:与绝大多数从小学习古筝的演奏者不同,我并不是被古筝潺潺流水般的美妙音色所打动后,才开始决定学习古筝的,而是有一次无意间在别人家第一次见到了古筝,觉得很好奇、很新鲜。另外,我的母亲认为女孩子学习器乐有利于气质培养,提升自身修养,因此,两相作用之下,我才开始决定学习古筝。 关于民族乐器的推广问题确实如您所说,有的乐器相较于古筝来讲,并不容易初见之下便让人一见钟情,它们或者没有古筝美妙的音色,或者在民间的宣传力度、知名度没有古筝的高,因此留给人们的印象也就没有古筝那么深,就好比笙、唢呐等民族乐器,就不易于让人们一下就接触并喜爱上。我觉得对于民族乐器的推广,应该首先基于这件乐器本身的特性,这些特性是乐器的闪光点,也是它能够流传下来的重要原因。再者,推广民族乐器要基于市场的需求,有需求才有推广的可能。而我们要做的就是从民族乐器的特性、闪光之处出发,扩大人们对民族乐器的需求。 在推广的层度上,我觉得最应当抓住的是,那些对民族音乐、民族器乐抱有兴趣的人们的发扬光大本民族艺术的心理。欧洲的钢琴、小提琴能发展成为世界性的乐器,而中国的民族乐器却不能,究其原因还是在于我们自己对中国传统文化、民族音乐的重视程度远远不够。在我看来,音乐的作用不仅仅是供我们娱乐,它更是一种文化的传承,这是非常重要的,只有抓住了这一点,我们才能更好地推广民族音乐。 华音:随着自己对于学习古筝乐器的兴趣逐渐加大,在学习古筝几年后,您便与这件传统民族弦制乐器结下了不解之缘,凭借着自己聪慧的性格,娴熟、精炼的演奏技法与良好的音乐表现力,您于2003年以优异的专业成绩顺利的考入西安音乐学院民乐系古筝表演专业,并师从于雷华老师,在西安音乐学院的学习历程中,您认为这所传统的“老牌”音乐学府给您带来了怎样深刻的印象呢?西安音乐学院在教书育人上所秉承的理念您认为是什么?许多业内外从事于民族乐器专业或职业的人士总喜欢称西安音乐学院为“老牌”的音乐学院,而您作为一名西安音乐学院培养出的优秀人才,又是怎样解读“老牌”的含义? 荆静茹:西安音乐学院是我正式迈入音乐历程所就读的第一所音乐院校,从这里我正式地开始了专业、系统的学习古筝,在西安音乐学院学习与生活都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西安作为举世闻名的世界四大文明古都,其浓厚的历史气息与历史积淀也在音乐学院里得以体现。另外,受地域文化的影响,所有的老师在传统作品的教学上都极为优秀的,特别是对陕西秦筝流派的赏析,相当地精彩。 西安音乐学院在教书育人上所秉承的理念就是以弘扬民族文化与培育民族精神为目标,培养出更多德才兼备的民族音乐人才。 “老牌”顾名思义就是指创办多年,教学质量优异,被人所信任。西安音乐学院作为西北地区唯一的一所高等音乐学府,创建于1949年,迄今为止已有六十多年的历史了,可谓历史悠久,其拥有一大批国内外知名的教授、作曲家、音乐理论家及演奏艺术家在此任教,师资力量雄厚,先后培养了许多各类音乐专业人才,为中国音乐教育事业做出了卓越贡献。当之无愧的可以称之为“老牌”音乐学院。 华音:2005年,这一年对您来说是十分有意义的,在您学习音乐的历程中,2005年算是自己在音乐演奏生涯中最重要的一次转折吗?2005年,您有幸接触到中央音乐学院著名古筝演奏家、教育家李萌教授,并被李萌教授收为其门下弟子,您觉得李萌教授在收下您作为弟子时,是看重了当时您的什么呢?在您的艺术简历中,笔者发现,您喜欢尊称李萌先生为先生,这样的称呼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吗?在跟随李萌教授学习之前,您是否对李萌先生有着些许崇拜呢?那么您崇拜她的地方在于? 荆静茹:如您所述,2005年真可谓是我音乐演奏生涯中最重要的一个转折点,我有幸拜师于中央音乐学院著名古筝演奏家、教育家李萌教授,跟随李萌先生学习古筝演奏。李萌先生发现我所具有的闪光点,因此,她肯给我机会让我跟随她学习。 我觉得,老师挑学生是十分严格的。也许在许多人眼中,学习音乐艺术是一件很光鲜的事情,但是我们在背后所付出的辛苦与努力却是大家无法想像的。其实,起初在跟随李萌先生上课时,她一直不太看好我,而是在随后的学习过程中,慢慢地她发现我在转变,在进步,这才慢慢认可了我。 我称李萌老师为先生,其实就是想表达我对她由衷的尊重之情。在跟随老师学习之前,我对老师的喜爱仅仅是在专业上而言的,而在跟随老师之后,我对她就不仅仅是崇拜喜爱了,因为我觉得崇拜的意义很浅,我对她应该是打心底的一种尊重。因为老师带给我的影响是一辈子的,这不仅仅是指对我在音乐学习方面的教导,更多的是在做人、做事方面的影响,有句老话说得好:未曾学艺,先学做人。就是指这个吧。 华音:李萌教授,作为中央音乐学院著名古筝演奏家、教育家、改革家在学科的领域内有着杰出、卓越的贡献,她不仅在教学上桃李满天下,在创作、改良等多方面中具有丰硕的成果,让许多古筝演奏专业的演奏者、热爱古筝艺术的朋友们佩服至深。那么您认为李萌教授在教学、演奏等方面最有独特魅力的地方在于?李萌教授对于自己所从事且热爱的古筝专业不懈努力、追求与奋斗的精神是否也在时刻的感染着您与其它门下的学生呢?李萌教授在每天的教学、生活中,是如何做到勤勉的?请您为我们讲述一件您所亲身经历到的细节吧? 荆静茹:老师最有独特魅力的地方就在于她对信念、对理想的坚持,无论是教学,还是演奏,或者是研发多声弦制古筝,她一直所秉承的原则就是希望古筝、古筝艺术、古筝文化越发展越好,越走越远。 老师对待演奏、对待创作以及对待教学都倾注了她所有的心力与精力。所有跟随她学习过的学生都有这样一个感触,就是我们练一个小时琴都没有在老师那里上课时弹一遍曲子那么累,她的热情能够感染每一个上课的学生,这也很典型地反映了她对自己事业的热忱以及不懈的努力、追求与奋斗的精神。而且,老师把她的全身心都投入到了古筝事业上,在教学、创作、演奏及乐器改革创新等领域,无不兢兢业业,积极进取,心无旁骛。她这种坚持不懈、不断追求的精神,时时刻刻在感染着我们,且令我们无比钦佩。 老师一直教导我们,我们在教育学生时,所承担的是教育下一代的责任,传承、传播古筝艺术的责任,她告诫我们,应该以认真、严谨的态度去教授每一位学生,既然要教,就要负起当老师的责任,不能敷衍了事。所有的知识要讲到学生理解为止、讲到学生掌握为止。在教学中,老师从来就是这么教授我们的,一遍不行两遍,两遍不行十遍,所以,现在我在给我的学生上课时,秉承的也是这个原则,在我看来,没有笨学生,只要他肯学肯练,我都会认真负责的去教导。 说一个我亲身经历到的细节,老师平时有个特别好的习惯,是我们这些做学生的都不一定能做到的一个习惯,就是她有一个古筝练指器,是天天放在琴房的,每次上课的时候她都会戴好指甲,然后不停地练习着基本功。其实,在我们学生看来,老师完全没必要这样,她可以就坐在那给我们言语上的指导,但她不是,她时时刻刻都保持着作为一名演奏者的状态。这一点是非常值得我们每个学生去学习的。 华音:提到的誉满国内的著名古筝演奏家、教育家李萌教授,就不得不提到她在近几年所改良、推崇的多声弦制古筝,而对于多声弦制古筝的演奏恰也在业内也掀起了一场古筝改良的风暴,当然,这样的改良方案犹如一件新生事物,在您的经历中,曾听到业内其它人士怎样的评价呢?为什么会有一些负面或反对的声音呢?那么对于多声弦制古筝的改良您又持怎样的态度呢?多声弦制古筝在作品的演奏上所带来的便捷与优势体现在? 荆静茹:实话来说,业内其他人士对于多声弦制古筝改良方案的评价是褒贬不一的。我觉得,每一个新事物的产生到被人接受、熟知总有一个过程,这个过程也不可能是那么顺利的,但我们不可否认的是,新事物的产生是有它的历史必然性,我们应该抱着一个良好的心态去认识、了解它。 其实,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就已经出现了新型筝,但由于各种客观存在的因素影响才没有传播开来,对于多声弦制古筝的研发,我抱有支持的态度。因为我是它的受益人之一,通过对它的学习,让我的演奏有了更多的可能性。多声弦制古筝在演奏上相较于传统古筝在演奏方式、表现力以及创作上有着更大的创造和发展空间,极大的丰富了演奏者的表演性,增加了观众的视觉性,同时,相较于其他人,我能够接触到更多的不同形式、风格的古筝作品,丰富了自己的音乐文化底蕴。因此,对于多声弦制古筝的改良,我是持有支持的态度的。 我认为,多声弦制古筝有其优势所在。首先,在演奏方面,演奏者不需要重新去学习新的演奏技法,也就是说所有会弹奏古筝的人都能弹奏多声弦制古筝,完全没有演奏障碍与认弦障碍。其次,多声弦制古筝的弦制排列方式较为自由,可根据每个人不同的需求安排不同的定弦方式。相较于以前,单一的弦制排列方式,多声弦制古筝则可以有各种各样的排列组合搭配方式。而且,随着作曲家的不断创新以及大家对作品需求的增多,这种搭配的可能性会越来越多,这也是多声弦制古筝在作品创作上的优势。再来,演奏多声弦制古筝时,站立演奏给演奏者带来的不仅仅是演奏上的便捷,同时丰富了演奏者的表现力,打破了传统观念中古筝坐着演奏的表演模式,给观众一种新的视觉和感官冲击。 华音:在筝类乐器的大家庭中,传统中国古筝采用五声弦制,而在中国周边国家,如日本等古筝则采用五声弦制与七声弦制并存,李萌教授所改良的多声弦制古筝是否融合了五声与七声弦制之所长,将古筝的美妙乐音改良的更接近于世界性呢?在李萌教授改良的过程中,她所尊崇的要旨是?笔者认为,仅是这台多声弦制古筝的诞生还是远远不够的,如果想要讲它推广开来,则还需要一些作品的创新,那么李萌教授又为多声弦制古筝所创作出了怎样的作品呢? 荆静茹:多声弦制古筝的出现并不是以取代传统五声弦制和传统七声弦制古筝为目的,传统五声弦制和传统七声弦制都有着各自悠久的历史背景以及深厚的文化积淀,有着广大的群众基础。但是,我们不能否认,多声弦制古筝的出现,满足了广大演奏者、作曲家和现代音乐创作“多元化”发展的需要。大大丰富了乐曲创作上的空间性,乐曲风格也不再受到局限,提高了古筝的音乐表现力及技法。 老师在改良的过程中所尊崇的要旨就是不能摒弃传统,一定要保留古代的曲目与传统演奏手法,不改变传统古筝的韵味,在传统的基础上去传承与发扬古筝艺术。 如您所述,若没有作品的创新作为支撑,多声弦制古筝想要突破发展还是远远不够的。就目前而言,不仅李萌老师在为多声弦制古筝创作新作品,包括中央音乐学院作曲系的许多学生以及一些著名的作曲家都在为它创作作品。因为,多声弦制古筝给了作曲家们更大的发挥空间和可实行性,所以他们很愿意去尝试这个新鲜事物的,也很愿意去给多声弦制古筝作曲。老师为多声弦制古筝创作了《藤缠树》、《千里之行》、《月色清明》、《红河水狂想》等作品,这些作品在国内多次大型的演出中受到广泛的好评 。 华音:作为李萌教授的学生,您是否也将多声弦制古筝渗入到了您的演奏之中呢?在2011年7月您曾参与录制古筝演奏专辑《八面风》,这也是一首多声弦制古筝作品吗?而这首作品的名字又蕴涵着怎样的寓意呢?在未来的古筝艺术道路上,您有没有向往过自己也会为多声弦制古筝而创作一些作品呢,继而更广泛的推广多声弦制古筝的使用? 荆静茹:当然了,作为李萌教授的学生,我对于多声弦制古筝在演奏上优势的体会自然不会少,2011年4月12日我在中央音乐学院音乐厅举办了我的硕士毕业音乐会,音乐会上共演奏了六首乐曲,其中四首《弦思》、《凉谣》、《夜魔》、《红河水狂想》都是多声弦制古筝作品。 是的,《八面风》是一首多声弦制古筝二重奏作品,其同名专辑更是国内首张多声筝原创作品专辑,里面收录了李萌老师创作的《八面风》,宋心馨,夏金瓯改编的单机游戏“植物大战僵尸”中的音乐《葵藿》,关乃忠教授创作的《行云流水》,台湾樊慰慈教授创作的《夜魔》,以及青年作曲家韩雪为多声弦制古筝与八孔笛而作《凉谣》。这张专辑既用完美的音乐谱写了多声弦制古筝的改革与创新,更展现了我们对古筝演奏极限的挑战。   相较于之前的一些改良筝来说,多声弦制古筝的可发展空间与优势是很大的,它的潜力也是不可估量的,且现在许多专业音乐院校,比如星海音乐学院、四川音乐学院,已经开始将多声弦制古筝列入到古筝教学中、并在大型演出中进行演奏。因此,在未来的古筝艺术道路上,只要有合适的机会,我会去尝试创作一些多声弦制古筝的作品,继而更广泛地推广多声弦制古筝的使用。 华音:对华音网站的寄语 荆静茹:华音网站及华音首都分处倾力打造的《当代青年民族器乐演奏家及乐坛新秀音乐汇(专访)》系列犹如一针强心剂,给低迷状态的民族音乐带来了久违的活力,唤醒了大众心中几近淡忘的继承与发扬民族音乐的责任感。在此,衷心地祝愿《当代青年民族器乐演奏家及乐坛新秀音乐汇(专访)》系列能够完美收官! 统筹/编辑:李直 采访时间:2011年12月5日 采访地点:中央音乐学院
股票下载 http://www.yuceyingjia.com/yjjlb/
趣儿生活网